今天听乐华老师线上讲座,觉得这个理论和其中显示出的规律真的是常学常新,也在此记录一下我认识感理分化理论的过程,和我接触心理学的过程正好是一致的,所以这篇回顾会掺杂一些其他信息。这个理论是乐华老师十年前提出的,去年出了书,《感性理性系统分化说》,强烈推荐。

脸盲

我最初了解乐华老师的课程是因为中大非常受欢迎(很难抢)的一门公选课,会介绍到脸盲和非脸盲的行为模式。朋友上完课后给我分享,我是极其典型的脸盲(比如刚搬宿舍的时候整整一周路上遇到室友我都认不出来),瞬间被这些规律吸引了。实际上有很多脸盲并不能够接纳自己是脸盲,我当时能够迅速接纳与之前的一次转变有关。

那时候我在准备从医学转专业到心理学,学习了一些心理学相关书目,最大的一个思想转变是开始认识到有些人格特质是难以后天转变的,比如内外向,我之前一直想通过参加社团等活动变成外向的人(那时候觉得外向是更好的特质),但是双胞胎研究(见《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让我认识到这一点不可改变后而不得不接受后,我反而也就能够挖掘了内向的好处。

这个转变给了我非常大的惊喜,有了这次成功的接纳,也让我后来瞬间就能够接纳自己脸盲的身份,并没有觉得这是不好的特质(虽然认脸能力不行,但也听说脸盲的人更善良)。这种接纳最大的好处是让我能够理解自己与他人的不同,在实际生活中也有应用,我到新宿舍的时候就直接告诉室友我脸盲,大家也不会因为在路上遇到我我却冷漠地不打招呼而不开心。

【注:如何区分脸盲非脸盲:1. 采用Cambridge Face Memory Test;2. 主观判断:在路上遇到一个人后迅速回忆面孔,看看是否能够画出清晰准确的面孔特征;3. 今天听讲座还认识到一个规律 - 脸盲更容易做噩梦而且想要解梦,觉得这个也可以拿来判断,但我还不了解这个规律的原因,不确定为什么有用,猜测与脸盲的大脑机制有关】

感理分化说

还是在那个公选课上,朋友发了一条朋友圈询问身边人觉得她是理性还是感性的。听说这是课上让大家辨认自己的感理分化类型的策略。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个理论,它根据先天遗传和后天社会化习得的感性/理性特征将个体归类,包括先天感性后天理性(感理),先天感性后天感性(感感),先天理性后天感性(理感),先天理性后天理性(理理)。

回到那条朋友圈,它的意义在于:关系非常要好的朋友往往能够接触到先天的特质,关系普通的朋友相反,这样就可以通过大家的回答判断自己的类型。比如我是比较典型的感理,我课上的同学常以为我是理理……但是我的好朋友天天见到我感性的一面都觉得我是感性的。我最初了解的时候大家常常用内在外在来区分先天/社会化的特点,如内感外理-感理。先天感性的人为什么会走上追求社会化理性的道路,主要还是为了更好地适应身边的环境,选择用理性压抑情绪表达。中国社会中感理类型的人也较多,喜怒不形于色是社会文化所崇尚的。而先天理性的人发展出感性也是同样地为了适应。

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感性/理性的分类只是代表个体的倾向,比如理理当然也是有感情的,只是更倾向于理性。另一个需要注意的是每种类型都有其优势劣势,认识这个理论主要是可以1)帮助自己认识世界、理解他人、更好地建立合作/和谐关系,而不要因此产生类型鄙视链;2)学习不同类型的行为技巧应用到适合的社会场景中,以更好地适应/实现目的。

这个理论影响了我对自己的认识。在认识到这个理论前,我并不认为感性有任何好处,比如我理性的一面可以让我制定出漂亮的计划,感性的一面会毁掉计划的执行,所以我追求极致的理性。但是和脸盲认识一样,当我认识到我感性的一面后,我再也没因为不能达到极致的理性而难过,我开始接纳自己感性的一面。也认识到感性的好处,尤其是在社交中的好处。比如感感情绪表达非常通畅,能够在社交中通过情绪非常迅速地传达信息,比较擅长交朋友。我曾经和感感一起做过情绪表达的小游戏,是她们话剧社的一个常见游戏,轮流念完一首诗,随机指定一种情绪,每个人念的时候情绪都更进一层。那个游戏中,我在表达这种随机指定的情绪时是先在脑中思考这种情绪对应什么行为/看别人怎么表达,然后模仿出来,表现出的动作比较奇怪,感感在表达的时候是先酝酿出这种情绪,然后直接通畅地表达出来,而这种表达非常干净真诚。

另外《乔布斯传》中曾提及直觉/感性的影响力:

我回到美国之后感受到的文化冲击,比我去印度时感受到的还要强烈。印度乡间的人与我们不同,我们运用思维,而他们运用直觉,他们的直觉比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要发达得多。直觉是非常强大的,在我看来比思维更加强大。直觉对我的工作有很大的影响。 西方的理性思维并不是人类先天就具有的,而是通过学习获得的,它是西方文明的一项伟大成就。而在印度的村子里,人们从未学习过理性思维。他们学习的是其他东西,在某些方面与理性思维同样有价值,那就是直观和经验智慧的力量。

这里有一点不对的是有些人就是天生更倾向于理性,只是理理往往不愿意参与心理学实验,容易导致有偏的采样。另外很有意思的一点是美国人感感比较多(一个特点是情绪表达通畅,能够直接表达意思,不像感理容易表面笑嘻嘻心理妈卖批,特朗普是典型的感感),但是这里他说感受到理性文化的冲击,我想这种体验可能是因为他在科技圈,这个圈子里确实外在理性的人更多一些。

在处理人际关系中,这个理论也帮助过我,比如我(感理)喜欢对事情的掌控感,而感感并没有这种追求,在和感感合作的时候,我会遇到我希望有计划、对方没有计划的情况。如果是以前我会归因为对方不重视这件事情,但是理解了人与人性格的差异后我能够归因到更客观的事情上。(所以感理分化说本质上就是采用归纳分类的方式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人与人的差异性,当然在每个类型内人与人之间也会有着能量高低、情绪空间差异、脸盲与否等差异,但是同一类型人还是有一些共性的行为模式和思考习惯,学会这些规律和分类技巧后可以比较有效地处理和他们的关系 - 相关内容还是推荐看那本书)。在找导师的时候这个理论也帮助过我,不同类型因为不同的特征会有相互吸引或者排斥的情况,所以在建立稳定深入的关系时候我尽量不会找容易产生排斥的性格类型。

这个理论也影响了我对世界的认识,以至于我后来看很多书都会不自主地带着感理分化的框架去认识。比如《吾国与吾民》中讲述的很多社会文化特质、不同人对道家/儒家的认同、都和感理分化类型息息相关。举一个例子,德国人内理类型的比较多(听说道家思想在德国也更受欢迎),日本则和中国一样感理类型比较多。而德国和日本在对待历史的态度上也体现了这种差异,内理的人容易迅速接受并承认客观事实(我觉得可能也是因为没有那么激烈的情绪反应,这和内理道德感低于感性也是共通的道理),而感理可能会否认事实,尤其是在产生强烈的情绪反应的时候。

看这篇文章的可能大部分都是感理,正好在这里列一些当时比较触动我内心的感理的行为规律:感理追求掌控感,比如我之前会想要改变内向的性格;感理喜欢用文字表达信息;去看心理咨询的大部分都是感理,内外不一致比较矛盾不容易自洽,但同样的这种矛盾也促进感理和理感追求进步,而感感和理理通常只有在面对非常大的挫折时才会追求改变。




© Lijin Zhang 2019 - 2022 | Powered by Blogdown